点击关闭

企业省份-决定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

  • 时间:

【买车无需跑车管所】

版式設計:沈亦伶《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12日10 版)

發展第三支柱——織密居民保障網2019年6月,陝西西安鄠邑區村民老郭的家人接到保險公司的電話:“36萬多元的大病保險賠付金,已經打到了您的銀行卡上。”去年冬天,老郭在家用電熱毯取暖時發生火災,被燒成重傷。住院幾個月,前前後後共花費74萬元,遠超基本醫保25萬元的報銷上限。所幸,老郭投保了城鄉居民大病保險。老郭的妻子向保險公司遞交資料後,理賠金很快到位。

2019年4月《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綜合方案》印發,降低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至16%

2007年7月國務院正式開展城鎮居民醫療保險試點,88個城市被列入試點範圍。我國從制度上實現了基本醫療保險對城鄉居民的全面覆蓋

1986年《國營企業職工待業保險暫行規定》頒佈,標志著我國失業保險制度的建立

2014年春節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國家宣佈啟動實施新農保、城居保“並軌”。當時,這項惠及數億農民的重大改革,被不少人視為“馬上改革”“馬上得實惠”的典範,社會反響熱烈。

2018年6月,國務院宣佈建立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各省份以全省職工平均工資的90%和在職應參保人數為基數,按一定的上解比例,將資金上繳到中央。中央每季度根據各地離退休人數向各省份撥付資金,從而實現基金的省際調劑,達到適當均衡地區間基金負擔的目的。

1999年1月《失業保險條例》發佈施行2003年4月《工傷保險條例》頒佈,為發展工傷保險制度確立了基本的制度框架

社保費征收體制改革穩步推進。“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和企業職工其他險種繳費,原則上暫按現行征收體制繼續征收,即原由社保、稅務征收的繼續由社保、稅務征收,穩定繳費方式。”稅務總局社保費一組組長鄭文敏表示,稅務部門將在宣傳培訓和服務提質等方面持續發力,確保繳費人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降低社保費率——發放減負大禮包自2019年5月1日起,我國降低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單位繳費比例原高於16%的省份可降至16%。同時,繼續階段性降低失業保險和工傷保險費率。據測算,此項改革措施今年有望為企業減負3000多億元。

“城鄉養老並軌前,兩套制度分立,對於農民工群體,即使他們在農村參加了新農保,如果戶口遷移到別的地方或者轉為市民,以往權益累計也會遇到難題。”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鄭功成說,現在,城鄉居民之間率先並軌,在打破城鄉壁壘、實現公共服務均等化上邁出一大步。

資料來源: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國家醫療保障局

“這種不平衡問題靠省級統籌已難以解決,需要進一步提高統籌層次,在全國範圍內對養老保險基金進行統籌。”人社部勞科院院長金維剛說,建立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就是我國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的第一步。

2018年6月《關於建立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的通知》印發,決定建立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

“2018年,中央調劑基金籌集比例為3%,受益省份受益規模達610億元;2019年,籌集比例提升到3.5%,預計全年受益省份受益規模將達1600億元左右。” 人社部副部長游鈞說,這有效地防範和化解了部分地區養老保險基金收支風險。

養老保險制度關係到千千萬萬老年人的生活質量。然而,受人口老齡化、經濟發展不平衡等因素影響,省際養老保險基金負擔不平衡的問題越來越突出——有些省份每年當期結餘上百億元,有些省份已出現當期收不抵支。

城鄉居保合併——啃下改革硬骨頭“我是來幫在外打工的兒子辦理居民養老保險的。”戴梅紅一早就趕到了四川樂至天池鎮勞保所。此前,他們對參保猶豫不決:參加新農保,擔心兒子老了未必回鄉;參加職工養老保險,又怕難以連繳15年。“現在新農保、城居保合併了,我們心裡有了底,不管在哪兒繳費,到時都能按月領養老金!”

三明市是福建省西北部一個以農業為主的地級市,經濟發展相對滯後。醫保整合前,三明的城鎮職工醫保基金已經收不抵支。2013年6月,三明整合經辦機構,將城鎮居民醫保和新農合整併為“城鄉居民醫保”,農村、城市居民醫保待遇拉平。2016年7月,進一步組建市醫療保障管理局。改革後,當年職工醫保基金扭虧為盈,連續7年保持盈餘,共結餘6.72億元,結餘資金用於深化醫保、醫療、醫葯“三醫”聯動改革,居民享受到實惠。

城鄉醫保整合打破城鄉二元結構,體現公平,有助於做大基金池,提高抗風險能力。2016年,國務院下發文件,要求全面整合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和新農合。2018年5月,國家正式組建醫療保障局,統一管理城鎮職工醫保、城鎮居民醫保、新農合,全國性醫保整合邁出歷史性一步。目前已有24個省份完成城鄉居民醫保制度整合工作。今年6月下發的《關於做好2019年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障工作的通知》明確,今年年底前,全國城鎮居民醫保和新農合將並軌運行,成為統一的城鄉居民醫保制度,報銷待遇、籌資水平等實現統一。

2011年《社會保險法》正式實施,社會保險事業走上法治化軌道

2016年1月,商業健康保險個人所得稅政策開始試點,居民投保時保費可以在一定額度內免稅。2018年5月,商業保險公司承辦的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試點在上海市、福建省和蘇州工業園區等地實施,居民投保稅延養老險時,所繳納保險費允許稅前列支,養老金積累階段免稅,退休後領取養老金時再繳納。

1991年5月國務院發佈《關於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決定》

“降費不會造成養老金支付風險,不會影響養老金的發放。” 財政部社會保障司司長符金陵表示,從總量上看,全國養老保險基金整體收大於支,滾存結餘不斷增加。從結構上看,絕大部分省份在執行降費政策後,基金收支狀況比較穩健,具有較好的支撐能力,不會出現“穿底”情況。

“經過多年探索和耕耘,商業保險已成為我國城鄉居民多層次養老和醫療保障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南開大學朱銘來教授認為,商業保險機構利用精算技術,提供大病補充保險,拓展和延伸了基本醫保制度;同時,通過醫保聯網動態監測,減少過度醫療,提高了基金使用效率。

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養老負擔更均衡2018年7月23日,人社部宣佈,備受關註的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將於當年三季度啟動資金繳撥工作。作為邁向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的第一步,建立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具有里程碑意義。該制度實施後,2018年下半年中央調劑基金總規模2400多億元,22個中西部和老工業基地省份受益。

2014年國務院決定將新型農村和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制度合併

社保繳費少了,基金收入不可避免會減少。為保證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今年中央財政安排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補助資金5285億元,同比增長9.4%,地方財政也將安排相應的補助資金。

社會保障是民生安全網、社會穩定器。新中國成立70年來,社會保障制度逐步發展成為國家的一項重要社會經濟制度。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社會保障制度更加完善,社會保障改革成就卓著,“四梁八柱”性質的主體框架基本確立,有力地保障人民生活、增加群眾福祉、維護社會公正。

社會保障體系建設大事記1978年以前我國實行建立在計劃經濟體制上的“企業保險”制度

鄭功成表示,此次新農保和城居保“並軌”,居民和職工養老保險銜接,不僅使我國社會養老保險體系“碎片化”問題初步破解,為全面建成公平、統一、規範的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制度奠定堅實基礎,也順應城鎮化提速的大勢,讓處於養老保障相對“弱勢”地位的廣大農民工和城鎮非從業居民,“進”可在職工養老保險參保繳費並享受相應待遇,“退”可由城鄉居保制度“兜底”。

2019年3月《關於全面推進生育保險和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合併實施的意見》印發,提出全面推進生育保險和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合併實施

近年來,商業保險在稅優、稅延等政策的支持下,推出了更多具有普惠性質的政策性養老和健康保險產品。

“隨著社保繳費負擔的減輕,企業用工成本將得到有效降低,有利於緩解企業經營壓力,有利於穩就業。”中央財經大學財稅學院教授樊勇說。

社會保險費是社會保險基金的主要收入來源,也是社保制度平穩運行的重要物質基礎,關係到社保制度的保障水平和可持續發展。同時,社會保險繳費標準也直接影響企業經營成本,關係企業和參保人員的繳費負擔。

醫保整合——醫療保障更公平60多歲的福建三明市老人林煥泉因肺癌看病花了15萬元,當年基本醫保基金報銷了6萬元,大病保險補償了3萬元,民政補助了1.1萬元,第二年他又獲得了第三次精準補償,補償資金6395元。一次報銷三次補償下來,個人自付了4萬元。

1995年3月《關於深化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通知》下發,確立了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養老保險制度模式

目前,大病保險已覆蓋11.29億城鄉居民,參保者患病後實際報銷比例在基本醫保基礎上平均提升了10—15個百分點。

1998年12月《關於建立城鎮職工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下發,職工醫療費用由國家和單位包攬轉向國家、單位和個人共同負擔

在宣佈“並軌”的同時,國家還公佈了城鄉養老保險制度的銜接辦法,規定了全國統一的銜接方式、銜接條件、資金轉移、待遇領取等政策和統一銜接經辦規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