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执行人民法院-竞买人何某某在参与梁溪法院房产网络竞拍过程中

  • 时间:

【新版标准地图上线】

2018年12月,杭州桐廬縣法院對被執行人的相關股權進行司法網拍,起拍價26.62萬元,需繳納保證金5萬元,共有王某某等8人競買,最終由王某某以601.62萬元的最高應價拍得。隨後,王某某悔拍,他交代自己是受人指使,故意以悔拍方式致司法網拍交易不能達成,目的是想拖延被執行人的資產處置。今年3月,法院依法沒收其繳納的5萬元拍賣保證金,並對其作出司法拘留15天的決定。

需註意,不同於一般的商業拍賣活動,網絡司法拍賣雖然在網絡上舉行,但這種行為本質上是人民法院行使司法權、保障當事人合法權益實現的體現。對於沒有購買意願,或明知資金不足,無力支付拍賣款,仍與他人激烈競價、惡意抬高價格,阻止他人正常競買,妨礙法院執行的行為,法院可以根據情節嚴重程度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還可以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網絡司法拍賣優勢日益凸顯司法拍賣是人民法院兌現生效法律文書權利、實現被執行人財產變現的重要強制執行措施。隨著互聯網的發展,網絡司法拍賣也開始出現。其具體操作過程中,法院先根據申請執行人的選擇,確定個案具體的網絡拍賣平臺,通過執行辦案系統將標的物信息、拍賣公告、競買須知發佈至選定的網絡拍賣平臺。而競買人只需按照拍賣公告的要求,在網絡拍賣平臺上交納保證金,即可參與競拍。

惡意擾亂拍賣的情況時有發生不過,隨著網絡司法拍賣的增多,惡意競拍、故意擾亂司法拍賣秩序的情況也開始出現。2017年9月,山西省運城市鹽湖區人民法院對一起網絡司法拍賣惡意競拍者進行司法拘留並罰款,這在全國屬首例。在一起普通的網絡司法拍賣中,原本被評估為73.3萬元左右的房產經過劉某麗34次競價,最終拍出了145萬餘元的價格。在拍賣結束後,買方劉某麗藉以其他理由拒絕按拍賣成交價付款。“劉某麗本人沒有真實購買意願,卻在被執行人的授意下參與惡意競拍,其行為嚴重干擾了司法拍賣秩序,對法院正常處置被執行人財產造成了妨礙。”據此,運城市鹽湖區人民法院研究決定,對劉某麗拘留15日,罰款5萬元。

網絡司法拍賣是法院的司法行為,惡意擾亂網絡司法拍賣的行為將受到依法懲處。不過,有些競拍人對司法競拍意義的理解並不全面,認為就是點點鼠標的事情。司法拍賣不容有“小動作”,競拍人行使權利也不能任性。在強調依法打擊和規範的同時,還要積極發揮技術的作用,增強競拍的透明度,實現全程留痕,防止出現惡意串標、圍標、干擾等情形,提高網絡司法拍賣的公正性。

干擾網絡司法拍賣需擔責在網絡司法拍賣中出現了“干擾因素”,如果交易已經完成的,是否就應該撤銷?其實並不盡然,關鍵是要看這些“小動作”是否對拍賣的公正性、有效性構成了實質性影響。比如在上述何某某擾亂司法競拍的案子中,僅有一人受到何某某影響(提前打過招呼),此人放棄競拍後,何某某又與其他競買人進行了27輪次競拍,競價過程充分,沒有實質影響到拍賣成交的效力,因此法院認定拍賣結果有效,不符合撤銷的條件。

實踐中,不僅存在故意拖延被執行人財產處置,妨礙法院執行的情況,還有些競拍人是出於惡作劇心理故意抬高價格,這在一些小額司法拍賣中比較容易出現。《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網絡司法拍賣若干問題的規定》提到,競買人應當在參加拍賣前以實名交納保證金,保證金數額由法院在起拍價的5%—20%範圍內確定。輿論認為,在小額標的物的拍賣中,保證金較低可能很難發揮其實際效果,建議適當提高在小額拍賣中的保證金額度。

8月30日,江蘇無錫梁溪區人民法院發佈消息稱,競買人何某某在參與梁溪法院房產網絡競拍過程中,干擾其他競買人競買,擾亂司法拍賣秩序,被梁溪法院依法處以罰款6萬元,引發熱議。

相對於傳統委托拍賣,網絡司法拍賣有助於降低拍賣成本,提高拍賣效率,能實現拍賣標的物的價格最大化和當事人權益最大化。一份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關於網絡司法拍賣的調研報告指出,網拍具有免佣金、成交率高、溢價率高、交易成本低廉化、拍賣虛擬化、市場超地域化等獨特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