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学生发展-育群中学在1979年时发展为规模更大的中学

  • 时间:

【具惠善要求解约】

3年後,光華獨中欲收回教室,王謙怡與增建華小委員會想方設法,謀求讓“分校”成為獨立運作的華小。一直到1986年,時任教育部副部長黃俊傑捎來喜訊,雪州教育局發展部同意撥地給該分校興建新校舍,終於再沒有後顧之憂。

面對私校競爭 華校應與時俱進

他坦言,當初設立分校可能面臨風險,如若光華獨中收回校舍,而教育部又不批准新華小的成立,將對分校學生造成影響。王謙怡將之稱為“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做法。

育群中學在1979年時發展為規模更大的中學,但由於這種大規模的中學校長須具備大學學歷,而王謙怡僅有高師班資格,教育部因而建議把他調到華小擔任校長。

27歲就當校長1963年,在適耕莊育群國民型中學任教的王謙怡,在原任校長離職後,年紀輕輕就被委以重任,在27歲就當上了校長,其時距離他開始執教鞭才6年。

當時巴生北區僅有共和華小、濱華一校和濱華二校3所華小,年年都出現新生人數爆滿。有時三校新生報名人數已超過500名,但僅能錄取300多名,換言之,有約200名學生被拒於門外,而被安排至旁邊的國小。

1980年,王謙怡回到家鄉巴生繼續當校長,執掌共和華小,又面臨新挑戰。

在他任職的18年間,原本只開設中一到中三的育群中學,學生人數已從百餘人攀升到1400人,育群中學還在1974年開設了中四班,1975年開設了中五班,成為一所提供5年中學教育的“完整中學”。

他說,“當時沒有考慮到個人的得失,個人的問題不重要嘛,學生的問題才重要。”功成身退,縱然萬分不舍,也得離開。

90年代,王謙怡也積极參与多個華教團體活動,擔任過教總財政、雪州教師公會主席等。他認為,如今董總與教總仍然是華社與政府溝通的重要橋梁。

從育群中學調職至巴生共和華小時,育中董事部贈送“愛我育中”牌匾給予王謙怡,表揚他的貢獻。

中國僑網10月8日電 據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報道,已是耋耄之年的王謙怡日前榮獲馬來西亞2019年的沈慕羽教師獎,他已在杏壇服務37年,曾在適耕莊育群中學、巴生共和華小和巴生濱華獨立中學任職,而育群中學這些年來也栽培出超過100位校長。

提出“借地辦學”新概念爆滿問題多年來得不到解決,期間當地關心華教人士向教育部申請開辦新華小,卻一直沒有成功。為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王謙怡突發奇想,提出“借地辦學”的新概念:暫時向光華獨中借用閑置教室,讓原本超額的小一新生入讀。

1989年,定名為“巴生蘭花園小學”的華小正式啟用,成為自馬來西亞獨立以來增建的第一所華小。

王謙怡也感嘆,如今華校面對諸多國際學校和私立學校的競爭。他認為,華校有自身的優勢,如獨中有一些多元的教學與活動。

退休後,曾經的校友製作《深情118 春風化雨集》紀念冊作為祝福,以銘記師恩。

寧可“失業” 也要發展學校王謙怡說,當初大力發展學校,就已經設想到自己會離開投入18年青春的育群中學,但他還是做出了這樣的決定,無愧無悔。

概念雖由王謙怡提出,但礙於公務員身份,因此由巴生北區增建華小委員會向教育局提出申請。這項提案獲得教育局批准,巴生光華獨中也慨然允諾借出教室。1983年,位於光中“新校地”的課室成功開辦教學,每年增辦兩班,行政開銷由共和華小負擔。

但他也說,華校尤其獨中辦學者,在有較大自主權的情況下,應依時代需求做相應改革,提升教育素質,以繼續作為家長和學生首選。

學校辦得出色本是好事,沒想到卻成為王謙怡當年繼續執掌中學的“絆腳石”,但面對窘境,他仍把學生利益和前途放在自己的“職業發展”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