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五行文化-余隆看到了陈其钢“对中国文化真正的热爱

  • 时间:

【李冰冰瓶盖挑战】

在去年的“DG120周年太廟音樂會實況錄音”後,上海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餘隆迎來了簽約環球音樂旗下DG廠牌的首張錄音室專輯《Gateways》(中文譯名《門道》)。專輯收錄的四首曲目中,作曲家陳其鋼的《五行》和《悲喜同源》占據了兩席。近日,餘隆與陳其鋼辦了一場名為“藝術之門道”的交流活動,分享了製作這張專輯的種種感悟。

“用古典音樂講好中國故事”

指揮家餘隆作曲家陳其鋼對話“門道”

《門道》面世後,一向挑剔的英國《泰晤士報》給出了四星的評價,餘隆和陳其鋼都覺得很驕傲。陳其鋼把專輯的成功歸結於中國交響樂幾十年的發展,“我們在世界上有了話語權,才會讓西方的公司對中國的指揮、中國的樂團和作曲家感興趣。”

陳其鋼:發展中國交響樂靠什麼在餘隆看來,音樂是文化交流中十分直接且特別的一種方式,它不需要語言文字,但表達的喜怒哀樂等情緒卻能引起全世界觀眾的共鳴。“要用音樂‘講好中國故事’,不能只是口頭上說,得過心。” 多年來,餘隆一直致力於發掘中國作曲家自己的作品,為他們提供展示的平臺,陳其鋼就是其中一位。

餘隆:文化的意義遠大於專輯本身

&nbsp2002年,陳其鋼第一次與餘隆創立的北京國際音樂節合作,提出想辦一個專場音樂會,也是在這一年,北京國際音樂節提出了“中國概念”的藝術主題。“我們其實很少為在世的作曲家做專場音樂會。”餘隆猶豫再三,但看著陳其鋼有點兒“哀怨”的眼神,最終答應下來。結果,《五行》《蝶戀花》《逝去的時光》,一連幾首曲子指完,餘隆跑到後臺激動地對陳其鋼說,他的作品實在太驚艷了。

《門道》收錄了陳其鋼的《五行》與《悲喜同源》、拉赫瑪尼諾夫的《交響舞曲》、克萊斯勒的《中國花鼓》四首作品,在與DG溝通曲目時,中國元素是餘隆首先考慮的問題:《五行》和《悲喜同源》無需多言,餘隆堅定地認為,“中國樂團走到國際一定要有中國作品”;拉赫瑪尼諾夫代表的俄羅斯作曲家與上海頗有淵源。100多年前,上海交響樂團成立之初,許多俄羅斯音樂家都在上海生活工作,為樂團的建立付出了許多心血;克萊斯勒對中國文化很感興趣,一曲《中國花鼓》便可見端倪,這位蜚聲國際的小提琴家生前還曾在上海演出。

陳其鋼非常瞭解指揮家對作曲家來說意味著什麼。1998年,陳其鋼帶著剛寫完的《逝去的時光》拜訪了一位著名指揮。“他看著我,表情就是‘你誰啊’。可能我走了之後,他就把那張唱片扔進了垃圾桶。”陳其鋼把作曲家比喻成一部作品的“生身父母”,“但作品交出去後,生身父母就無能為力了。”辛辛苦苦誕育的“孩子”也許會被指揮和演奏家們進行理想或不理想的詮釋,也許被徹底遺忘,從來不曾出現在觀眾面前,而作曲家“什麼都做不了”。

“中國的古典音樂一直在進步,與30年前相比,完全不一樣了,但我們希望用音樂實現文化領域中的平等對話,這其中還有太多工作要做。”陳其鋼說。就像《門道》這張專輯“不是一個人、一個樂團的努力就能實現的”,未來中國交響樂的發展也離不開所有從業者的合作,“首要的仍舊是創作,其次是演奏,再之後是推廣,對此,我們充滿期待。” 本報記者 高倩

在活動現場,陳其鋼常常提起,餘隆對自己有“知遇”之情,他與《門道》的小提琴獨奏文格洛夫結識也是因為餘隆,而在推廣自己的作品時,餘隆更是做了許多努力。2009年,餘隆就任上海交響樂團音樂總監,2015年至2016年,陳其鋼被聘為樂團駐團作曲家。在這一年中,樂團九次上演了陳其鋼的作品,對作曲家而言,這是一個極為難得的數字。餘隆看到了陳其鋼“對中國文化真正的熱愛”,以《逝去的時光》和《悲喜同源》為例,陳其鋼分別化用了古曲《梅花三弄》和《陽關三疊》。“同樣是《梅花三弄》《陽關三疊》,很多人都在展現它的旋律,為什麼不成功?”餘隆盛贊,“用世界語言講中國故事”的陳其鋼“把中國的美髮揮到了極致。”餘隆曾帶著《五行》到國外演出,排練時,他向外國樂手講起了“金木水火土”和中國古人“五行相生相剋”的哲學智慧。“那是一種打開了新世界的美麗,空靈的感覺和留白的韻味激發了世界對中國音樂的欣賞。”

《門道》的封面同樣耐人尋味。餘隆站在外灘,手扶一輛自行車遙望遠方,身後是浦東高樓大廈的剪影輪廓,上海的舊日時光和開放發展在這裡一覽無餘。“這張照片很有意思。”餘隆說,“可以看到,中西、新舊文化都在這裡交匯。”而這也是“門道”的含義所在,“我們希望‘門道’是文化交流的門道,是藝術相通的門道,是閱讀對方思想的門道。文化的意義遠大於這張專輯本身。”餘隆希望,在DG這個國際頂尖平臺上發行的《門道》可以成為世界瞭解中國的一扇門:這裡有成立140年之久、不輸西方名團的上海交響樂團,也有水平高超的作曲家,在西方幾乎只被白頭髮的觀眾欣賞的交響樂正在這片土地上蓬勃發展。

陳其鋼一直記得,上世紀70年代,當他還在中央音樂學院讀書時,DG對他和所有的學生來說,是一個格外遙遠甚至神聖的字眼。直到現在,這家已有120餘年曆史的古典音樂廠牌仍然是古典音樂界的“夢”。“無論你是作曲、指揮還是演奏,DG都代表著一個標桿。”陳其鋼說,“只要你與DG簽約,不用聽就知道是好的。”因此,在對待《門道》這張專輯時,餘隆和上海交響樂團拿出了十二分的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