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妻子医院-怎么能对自己的孩子下毒手……”邓某说:

  • 时间:

【哪吒票房破35亿】

鄧某以為兒子還沒有死,把孩子抱在懷裡,用衣服捂堵孩子的口鼻,一直捂堵了10多分鐘,確定孩子死後,她才停下來。

94後妻子鄧某因為丈夫“網貸”,從而引發家庭矛盾,在與丈夫爭吵中,用刀刺傷丈夫致其住院。她背著2歲半的兒子到醫院看望丈夫,卻再次起爭執。想到家庭的不順以及丈夫提出的離婚,鄧某從醫院出來後,背著兒子深夜來到石林獅子山,將熟睡的兒子捂死,她割腕自殺未遂後試圖跳崖,最終沒有勇氣跳崖結束生命。公訴機關指控鄧某犯故意殺人罪,8月7日,昆明中院公開審理這起故意殺人案。本案將擇日宣判。

凌晨1點多,鄧某打電話給丈夫說:“我要跳崖自殺,你不能把事情告訴其他人,你自己來就可以了。”

鄧某經過勸說,放棄了輕生的想法。李某將妻子一把拉過來,發現背上的兒子沒有了呼吸,他才知道妻子捂死了兒子。

“小江說,媽媽,我想睡覺了……”鄧某在法庭上回憶說,她將兒子抱在懷裡哄他入睡,孩子很快就睡著了。等孩子熟睡後,她把孩子放在石桌上,給孩子蓋上羽絨服。她想起與丈夫爭吵的場景,產生了殺死兒子的想法,把兒子殺死後,自己也自殺,一了百了,就不會再有煩惱。

民警現場抓獲了鄧某。在供述中,鄧某如實供述了自己殺害親生兒子的作案細節。

陷入“網貸”後,鄧某、李某夫妻倆就沒有了清靜的日子,雙方爭吵不斷,甚至還分居了一段時間。

鄧某趁兒子熟睡,用手掐住兒子的脖子,看到兒子不斷掙扎,她用一隻手按住孩子的頭,一隻手死死地掐住脖子,10多分鐘後,孩子漸漸失去了呼吸。當她鬆開雙手,孩子喉嚨發出一聲響。

被告人非常後悔當庭落淚庭審中,公訴機關指控鄧某犯故意殺人罪。

小江死後,鄧某開始割腕自殺,割了幾次手腕,雖流了一些血,但不會致死。她又將兒子的屍體背起來,試圖跳崖自殺。最終,還是沒有勇氣跳下去。

鄧某殺害兒子後,李某考慮到岳父岳母年紀較大,為妻子出具一份諒解書,請求法庭從輕處罰鄧某。

民警在審訊鄧某過程中,鄧某都能正常地回答問題,並沒有看出鄧某有異常表現。後來,警方委托鑒定機構對鄧某是否患有精神病,作案時,是否具有完全民事行為進行鑒定。司法鑒定證明:鄧某沒有精神疾病,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

鑒定證明凶手沒有精神疾病“虎毒不食子”,作為一個母親的鄧某,為何要殺害自己的親生兒子呢?她是不是患有精神疾病?

丈夫“網貸”引發家庭矛盾1994年出生的鄧某是重慶人。2012年7月,鄧某來到石林,認識了李某,兩人很快發展為戀人關係。

妻子深夜掐死親生兒子鄧某聽到丈夫提出跟自己離婚,很是難過。爭吵過後,鄧某背著兒子走出醫院,下樓後,騎著丈夫平常用的電動車來到石林獅子山下,然後朝山上走到半山腰處,在一個亭子停下來。當時,已是晚上11點。

今年1月20日,鄧某和李某的矛盾開始升級,罪魁禍首還是“網貸”的事。“網貸”一方催款,鄧某和李某為此爭吵起來。爭吵中鄧某拿出一把水果刀刺中了丈夫李某。隨後,李某被送到石林縣人民醫院搶救治療。

針對指控的事實和罪名,鄧某沒有異議。“我掐兒子的時候,看到兒子拼命地掙扎著,我當時很氣憤,一心就想把兒子掐死。掐了10多分鐘後,鬆開手,兒子喉嚨發出一聲響,以為兒子還沒有死,我就想把兒子救過來,在兒子胸部連續按了10多下,發現兒子沒救了,當時非常後悔,又非常害怕。後來又想,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兒子抱在懷裡,用衣服捂堵兒子口鼻,直到沒有了呼吸……”

鄧某和李某戀愛了3年後,終於修成正果,2015年11月份,鄧某和李某登記結婚。婚後,兩人感情很好。2016年7月份,鄧某生下兒子小江(化名)。有了孩子,家裡開銷不少,加上夫妻倆收入有限,李某想到了“網貸”。

“我現在非常後悔,怎麼能對自己的孩子下毒手……”鄧某說,整個庭審中,她一直在哭泣。

(原標題:妻子因丈夫“網貸”引發家庭矛盾 她深夜將兒子帶上山捂死)

過了一會,民警趕到現場,鄧某還指責丈夫說:“你個騙子,我叫你一個人上來,怎麼還會有警察來呢?”

1月22日下午,鄧某背著2歲半的兒子到醫院看望丈夫,在病房裡,夫妻再次爭吵。當時,李某提出離婚。

法庭上,公訴人說——鄧某是在家庭生活不如意的情況下,產生殺死孩子然後自殺的想法,她殺死了只有2歲半的孩子,應當從重處罰。孩子的父親為鄧某出具諒解書,具有從輕處罰的情節。同時,我們註意到:社會對親情犯罪很寬容,普遍認為殺別人的孩子罪不可恕,殺自己的孩子必定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這裡,有必要通過司法來引導大眾,每一個孩子從出生的那一刻,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生命權是孩子最基本的權利,“虎毒尚不食子”,對自己親生孩子都能下手,何況是他人呢?不滿3歲的孩子,做夢也想不到,殘忍剝奪他生命的,居然是他無比信任和依戀的母親。鄧某雖然聲稱要與孩子一起死,但是孩子被殺後,我們看到的是,幾個小時里她都沒有跳下高臺。鄧某反覆捂堵孩子口鼻,直到死亡,整個過程持續了數十分鐘,整個作案過程,她冷靜、平靜,始終認為孩子就是她的私人財產,枉為母親,必須受到法律的嚴懲。希望鄧某通過這次事件,吸取血的教訓,拓寬情感抒發的渠道,敬畏生命!避免暴力行為,傷及他人,也傷及自己。同時,建議法庭判處鄧某10年以上有期徒刑。

李某接到電話,向警方報案,並從醫院連夜趕到獅子山,在半山腰的亭子里,看到妻子背著孩子做出要跳崖的姿勢,他不斷勸說妻子:“有什麼事,可以好好商量,不能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