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山东省一个-鲁丽”刚刚创造的我国苹果新品种转让费最高纪录

  • 时间:

【郭麒麟不想继承】

天價!“一個”蘋果賣了1000萬

“嘎啦”蘋果又名佳麗果,原產自新西蘭,特點是果實鮮艷、肉質金黃,酸甜適口。經引進後,“嘎啦”在中國大面積栽種,逐漸成為我國早熟蘋果的主栽品種。之前,國內在研的很多蘋果新品種都或多或少的以“嘎啦”為超越目標,但一次次鎩羽而歸。現在,李元找到了答案。

面對我國蘋果新品種權轉讓費最高紀錄“貴不貴”的詢問,李元很冷靜,“1000萬元轉讓費不貴,因為我們從這個品種身上,看到了國產蘋果的未來。”

同時,面對著高昂的用工成本,“去人工化”代表著果品業的未來趨向,而李元發現,“魯麗”的出現,是打開這些難題的鑰匙。

王金山說,自己家有40多畝果園,種植的大部分是晚熟的“富士系”蘋果,果實採摘、上市時間集中。這幾年,到處奔走,就是考慮到更新換代、錯開上市時間。現在“魯麗”的面世,問題迎刃而解。這一觀點,也代表了現場來自山西、河北、江蘇等省以及山東有關縣市區果農們的意見。

“魯麗”的高價轉讓和快速轉化,其實是整個市場的需求在積極推動。

李元告訴記者,“魯麗”在多地做了轉化落地的栽培試驗,從北部的遼寧鞍山到西部的山西運城,以及山東聊城、濰坊,在這一大片區域,普通蘋果不易著色,而新品種“魯麗”均著色良好,令人滿意。

最終他們成功了。經過一個生長周期的觀察,李元選中了“魯麗”,也選擇了“魯麗”背後的這幫科研人。李元說,“良種+良法”才會導向成功。而我們跟李林光的下一步合作,就是瞄準“良法”做文章,將好品種推廣好。

“魯麗”超越外來“嘎啦”蘋果

時間如同磁石,在吸取科研精力的同時,也吸入大量的科研資金。幸運的是,來自國家、省市穩定的科研支持從未間斷;而李林光所在的山東省果樹所也拿出80畝土地作為前者的實驗用地。更難能可貴的是,李林光組建的五六個人的團隊在這20年間保持了相對的穩定性……

視覺中國8月10日,淅淅瀝瀝的小雨中,山西果農王金山出現在千里之外的山東省蒙陰縣的果園裡,一個名叫“魯麗”的蘋果新品種和其創造的“中國紀錄”吸引了他。

打造一個新品種有多難?農業科研基礎是必須的,中間的科研過程也是難上加難。李林光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從‘十五’‘十一五’‘十二五’到‘十三五’,時間跨度大,我們需要耐住寂寞,潛心科研。”但這隻是起碼要求。育種過程中,出不了成果、出不了高水平論文,有時候就變成了僅僅是對成果的觀察、品嘗過程。

新品種姍姍來遲,在從無到有的過程中,它總需要人們找一點點運氣和偶然。記者問李林光:“農業科研,特別是對育種來說,充滿著不確定性,這讓育種過程充滿了風險。你想過沒有,如果不成功,該怎麼辦?”

蘋果市場同質化難題迎刃而解“千尋萬找,終於找到了,‘魯麗’就是我們需要的新品種!”

這些對李林光來說,是科研動力,更是無形的壓力,“做不好,對得起誰呢?”他時常這樣鞭策自己。

李元不盲目,在購買之前要廣泛考察,瞭解透徹之後才會真的考慮入手。用了一年時間,他奔赴山西、陝西、河北、河南、雲南、貴州、四川和山東有關縣市區蘋果產區調查研究,深入瞭解我國蘋果產業的歷史和現狀。此外,他還拜訪了山東省果樹研究所、山東農業大學、青島農業大學、青島市農科院和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河北農業大學、中國農科院果樹研究所等院所高校的專家、學者和教授,請教今後蘋果產業轉型升級的對策。

記者瞭解到,早在2017年,“魯麗”蘋果就已聲名鵲起。支持者認為,“魯麗”無需套袋栽培,也能上色均勻,果面艷麗。此舉每年每畝可節省人工套袋、摘袋、材料費用1500元左右。相較於晚熟的“富士”,“魯麗”抗病,打藥施肥次數又少了6—7次,此舉又可省去每年每畝1000元左右。最重要的是它脆,放置一個月口感不發麵,遠勝於同期品種。

作為苗木行業的資深創業者,李元目光獨到精準。2016年,他拓展業務領域,開始涉足蘋果大苗繁育和銷售。

從這個品種身上看到了未來打造一個新品種的想法在山東省農科院果樹研究所副所長李林光腦中盤旋了很久。那是2000年,他最終有了“選育一個中早熟、優質、抗病且管理省力新品種”的想法。

淅淅瀝瀝的小雨中,山西果農王金山發現了隱藏在蒙陰縣郊區的“寶貝”——在當地小旺莊的觀摩基地里,一行行1米多高的植株上,掛著一個個蘋果,個頭不算大,但紅艷欲滴,煞是好看;一口咬下去,脆甜可口。

除了“嘎啦”,在我國,蘋果栽培面積70%以上為“富士系”品種。體積大、遍體紅、形狀圓的富士蘋果,因其果肉緊密、味道甜美、肉質清脆而受到歡迎。但品種過於單一,一直是蘋果業內人士的心頭之痛。山東省果茶技術推廣站站長王志剛研究員向記者表示,選育優質中早熟品種,可以優化品種結構,降低“富士系”品種栽培所占比例,破解蘋果市場同質化難題。

此後到2003年,他組建完團隊,選取早熟、抗病的“藤牧一號”為母本,早中熟、優質品種“嘎啦”為父本進行雜交,育種工作正式拉開帷幕。到今年5月,“魯麗”獲得植物新品種授權,併成功轉化,轉眼間20年過去了。

“能夠替代‘嘎啦’的新品種終於出現了。”這是剛剛花巨資拿下“魯麗”品種權的山東省林木種苗協會會長李元發自肺腑的一句話。

1000萬元,這是“魯麗”剛剛創造的我國蘋果新品種轉讓費最高紀錄。而這一紀錄,比第二名青島農業大學150萬元的蘋果新品種轉讓費足足提高了850萬元。很多人在問:開創紀錄的“魯麗”到底是什麼品種?它憑什麼能轉化如此高額費用?其轉化背後有什麼故事?

李林光說:“不成功也有可能,但是我記得那句話,‘功成不必在我,但成功必須有我’,即使我不成功,但是我打下了基礎,參與了,儘力了,將來總有成功的一天。”

8月10日,在蒙陰縣“魯麗”果園觀摩會現場,李元向科技日報記者透露了他看中“魯麗”這一科研新成果的六大理由:一是“魯麗”抗性好,高抗炭疽葉枯病;二是果實高溫易著色,果型好,這在中早熟品種中十分難得;三是易成花,早果性好;四是便於管理,可免套袋栽培,省工省力,適合規模化種植;五是果實品質優良,可溶性固形物含量高,肉質硬脆多汁,採前不落果、不裂果;六是耐儲藏,常溫下放置一兩個月也不會變面,冷藏環境下可實現周年供應。

廣泛的調研與細緻的研究,讓李元認識到幾點:目前的中國蘋果產業正處於十字路口,一方面小農戶的經營已經跟不上形勢,另一方面國外水果品種的引進,使得蘋果作為中國人“第一水果”的地位受到衝擊。要改變這一現狀,選擇“靠譜的蘋果品種首當其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