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杭州买房-对我(一个在杭州毕业三年的普通外地女孩)来说:

  • 时间:

【好看电影网】

畢業那年,我已通過獎學金、家教攢了萬把塊錢。

故事2幾年後,我爸告訴我當年走進我出租屋的一瞬間他差點哭出來米歇1990年出生留學顧問2012年10月購房在杭州主城區購得一套89平方米的電梯房

我是既不甘心又猶豫。轉眼進入11月,杭州進一步實施了住房限購政策,不僅上調住房公積金貸款和商業貸款首付比例,還要求外地購房者提供自購房之日起前2年內在本市連續繳納1年以上個人所得稅或社會保險證明。

在杭州,我有家了。我已經搬進新家了,緩慢進行一些裝修,都是DIY(自己動手)裝修!

有次我帶我爸去看了自己選的房子,他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是:買這麼小的房子你能住嗎?

剛開始的首付和最初的月供肯定少不了雙方父母的幫襯,現在,我和老公的事業已步入正軌,能輕鬆承擔房貸。

我們恍然大悟,最終,也選擇在該樓盤附近尋找其他價格、樓層比較合適的二手房。也是巧了,不久後遇上急賣的房東,將現在這套房子收入囊中。

早有計劃買房,但剛工作,還不穩定,想著先以工作為重,房子可以慢慢來。

記者陸丹攝影江玥故事1當過老師的奶奶對我說買套自己能住的房子不要考慮它是漲還是跌小蒙1993年出生傳媒新人一枚2019年7月購房在杭州主城區購得一套41方的老破小樓梯房

為了買房、看房的事兒,我和老公難免也會有爭吵。後來雙方家長的一段話點醒了我們:你們買房的根本目的是什麼?倘若這套房子成了你們矛盾的聚焦點,那它也便失去了本身的意義。

當時翠苑四區單間的租金已經是1500元左右了,為了省錢,我和大學室友一起去了後面的農居房看房子。看了三套,就定下了二樓的兩個單間,還假裝很老到地和房東來了個雙人打包價,算下來我出950元/月。我和室友的房間緊挨著,我的這間有獨立衛生間和廚房,加起來大約20平方米的樣子,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裝修,房間放下一張床,還有一個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老式衣櫃,再堆放點生活物件,就滿滿噹噹了。

而當年促成我和老公在3個月內搞定房子這件事兒,某些程度上,是被父母推著走的。

我們當時的預算是150萬左右。這個價格想買大一點的房子,基本就要往郊區走。大熱天的,我們曾經倒過4趟車去閑林看房子。我記得當時跟著中介一腳泥一腳水地去售樓處,差點毀了一雙我最心愛的鞋,忍不住朝老公發火:買房子真是煩透了!還不如裸婚呢!要麼乾脆不結了!

而他們的故事,只是很多新杭州人的縮影;通過他們的講述,或許很多人能找到自己當初的樣子,抑或是正在面臨的情形。

在這裡還是要誇一下我奶奶,她是位退休教師,思想也很開明。奶奶很支持我買房,但她有自己的原則:買房子,要買套自己能住的,買了以後,不要考慮它是漲還是跌。對我來說,這套房子是用來住的。

哦對了,還有朋友送了我一個智能門鈴,搭配我買的智能指紋鎖,比較有安全感。每次開門,包括門有沒有關嚴,家裡有沒有來人,這些都會推送到你的手機上。

但抱怨歸抱怨,看房還要看。一次偶然的機會,閨蜜的媽媽推薦,拱宸橋附近的房子不錯。來回兩三趟,看中了一套11層的房子,挺喜歡,但比我們原先的預算多了整整50多萬元。除去首付,基本每月還要額外承擔7000多元的房貸。可當時我和老公每月工資才3000多元,不吃不喝也供不起。

一觀望,限購再次升級,要求社保連續繳納兩年以上。直到去年7月,符合條件的我才又一次把買房提上日程。

奶奶告訴我,前幾年辛苦一點沒關係,人要在有能力給自己一個家的時候,為自己安置一個窩。

接下來,就好好工作,等待我的白馬王子出現吧!

因為喜歡杭州,1993年出生的小蒙國慶前在市中心買了個小房。雖然承擔了房貸壓力,但是勁頭十足;因為和愛人一起在這座城市打拼、扎根,1990年出生的米歇在父母支持下,成為了“畢房族(剛畢業就買房的人)”,現在小夫妻的目標,是買一套改善型的大房子。

我們正在謀劃再買一套改善型房源,但並不打算賣了現在這套房。這是我倆在杭州安下的第一個家,它承載了我們的心血,也見證了我們在這座城市奮鬥的每一個腳印。

和同齡人相比,我買房子比較早。2012年剛畢了業,就擁有了人生中第一套房子。

當時,我工作不到半年,戶口還在老家,一下子沒了購房資格。

比如說窗帘桿這些,打孔都是我自己拿電鑽打的;我家電線有問題,原先使用大功率電器,會跳閘,就找師傅過來換了電線;因為沿街,玻璃不隔音,我就找師傅來換了窗戶……

直到買完房子兩年後,我和我爸聊天,他深吸了口煙,皺著眉,壓低了嗓子:“你知道嗎?你畢業那年,我和你媽去杭州看你,剛走進你租住的農民房,看你蝸居在裡面,我差點哭出來。”

我來自北方,在杭州讀了本科,2016年畢業後留下來成了“新杭州人”。

圖片與本文無關前兩天,“90後要奔三了”上了熱搜。最早的一批90後,已然邁入而立之年,直面買房、結婚、生子等現實問題。

自從我爹媽來光顧過我那“催人淚下”的出租房後,買房子的事兒就正式提上了日程。

我的房子屬於剛需戶型,89方,兩室一廳,在主城區、運河邊。

我問爸媽:“你們要不要過來幫我看一下房子?”但等他們來的時候,我看好的幾套都已經賣掉了。

兩年來,限購、搖號、限價,市場的一系列變化我全在旁觀。到了今年五六月,我有點坐不住了,爸媽替我關註的二手房價格也下來了一些。

我的老家在紹興,離杭州不遠。我比較要強,雖然家裡條件還可以,但我的想法是,畢業了,就不該再伸手向父母拿錢了。

能買的時候不著急,不能買了,家裡就開始心急了,叫我先去看二手房,但我不樂意。當時有個執念,我一定要買新房子!

這一慢,就慢了兩年。畢業第一年,我和朋友在城北的一個小區合租,剛搬進去的時候,均價在2.7萬元/平方米左右。幾個月後,那個小區的均價躥上了3萬元/平方米。

我選擇的翠苑一區是翠苑五個小區里社區氛圍最好的,小區體量大、配套齊全、居民大多是退休職工或者三四代同堂,就像小時候的奶奶家姥姥家一樣,讓我覺得很有歸屬感。

買完房後,恰逢我生日。朋友們送我的生日禮物都很特別:我收到了一臺電冰箱、一臺洗衣機、一個電鑽,還收到了燈、三明治機、烤箱、電火鍋、電動拖把,還有一個柜子。

我的出租房生涯不算長,大約半年不到的時間。房子就在宋江村,文一路的翠苑小區後面,地理位置不錯,步行十來分鐘就是物美超市,平時小區外面有很多杭州老底子的小吃店。

最終,房子成交含稅是185萬元,41平方米,兩室一廳,月供是每個月6000多元。

選擇二手房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我真的不想經歷搖號選房、等待交付這個複雜的過程;還有一個是,對我(一個在杭州畢業三年的普通外地女孩)來說,家裡人給我付首付已經是最大的支持了,一邊交房租一邊付月供對我來說太艱難了。

最後我買的是老小區,人車不分流,沒車位,沒電梯,隔音不好,水壓低,電線還不夠粗(使用大功率電器會跳閘)……不管是從小區規劃還是房屋條件上都有很多問題,這些,我內心非常地清楚。

剛畢業,為何就急著買房?我想,一方面來自和大學男友(現任老公)感情穩定的因素,大學戀愛3年,認定了這個人,結婚、買房就是板上釘釘的事兒了。

眼看著距離開盤時間越來越近,我的焦慮情緒也越發顯現,我開始史無前例地連續做著一個夢——房貸還不出來了。等醒過來,發現心跳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