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作曲的創-身为绘画巨匠的夏加尔从不掩饰他对音乐的痴迷

  • 时间:

【涉案车辆被人开走】

然而,仰望著如此令人嘆為觀止的傑作,或許誰都無法想像夏加爾在最初收到邀約時的猶豫不決。事實上,讓這位年逾古稀的大師下決心應允這個巨大挑戰的幕後原因,除了和馬爾羅的私交之外,項目本身向所有偉大作曲家致意的初衷以及他本人對音樂的熱愛起了決定性作用。

「我想要映射,通過一面高高在上的鏡子,在一束絢爛多彩的夢中,展現這些演員和作曲家的創造……像鳥一樣擺脫思想或規則的束縛自由歌唱,向那些偉大的歌劇和芭蕾作曲家們致意。」夏加爾將被視為其個人藝術最完美符號、擁有紅翅膀飛翔的吹笛人,不露聲色地繪製在他的「俄國老鄉」穆索爾斯基歌劇《鮑裡斯.戈都諾夫》的藍色區域中。這個熱愛音樂、嚮往自由的圖案出現在他數不勝數的畫作中。我想,或許他將自己化身成那個吹笛人,在色彩斑斕的音樂海洋中最終實現了像鳥兒一樣無拘無束自由翱翔的夢想吧。

身為繪畫巨匠的夏加爾從不掩飾他對音樂的痴迷。在其自傳《我的生活》中,他多次提到音樂在故鄉維特布斯克家庭中對他童年潛移默化的影響。他的祖父喜歡唱歌、叔叔會拉小提琴、母親會在猶太教的安息日(Sabbath)為他歌唱……這些美好的童年記憶讓他找到了音樂和其近百歲的輝煌藝術生涯中的必然聯繫。和繪畫一樣,對音樂的熱愛伴隨了夏加爾一生。他曾臨摹從圖書館借來的雜誌中刊登的安東.魯賓斯坦(Anton Rubinstein)肖像,而他最欣賞的作曲家是巴赫和莫扎特。當我在約十年前專程造訪位於法國尼斯的國立夏加爾博物館去欣賞他那組著名的「鎮館之寶」—十七幅《聖經箴言》時,不知為何我從畫中依稀感受到了巴赫神聖空靈的旋律。在隨後的語音導覽中,我得知夏加爾本人最愛的作曲家便是巴赫,也側面印證了個人觀畫時的第一感覺。他同樣崇拜莫扎特,後者的音樂始終被他譽為「天賜之禮」,並將其以天使的形象描繪在很多他的畫作和舞臺佈景當中。玻璃製造大師查爾斯.馬克(Charles Marq)在其回憶錄中記述了夏加爾對天才莫扎特的崇拜:「莫扎特……他怎麼做到的?肯定有人在他耳畔輕聲私語,他聽到了天使的授意進而完成創作……他無所不能。」夏加爾在穹頂畫兩年的創作過程中幾乎始終都在聆聽莫扎特的音樂,他將莫扎特作品中洋溢的歡樂、輕快與和諧均註入到畫面鮮艷明亮的豐富色彩中。若無對音樂發自內心的熱愛和對作曲家們由衷的敬意,也不會創造出如此熱情洋溢且絢爛奪目的傳世之作。